当前位置:首页  学术动态
陈云良-从初级公平到高级公平
作者:    来源:法学院网站    点击数:89   更新时间:2017年11月29日   


2017年11月18日,受广东财经大学法学院的邀请,中南大学法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中国卫生法学会副会长、湖南省经济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陈云良教授,以“从初级公平到高级公平”为主题,在广东财经大学广州校区实验楼模拟法庭为广财学子开展了一场学术讲座。本次讲座是广东财经大学法学院经济法学系列讲座之一,由广东财经大学法学院经济法学科负责人彭真军教授主持,法学院研究生、本科生近100余人聆听了陈教授的精彩讲座。

陈教授以经济法产生的问题为背景,从四个方面进行演讲,包括:中国经济法的正确定位,政府干预经济的正当性,中国经济法追求实质公平,十九大精神的经济法解读。

首先,陈教授提出“从初级公平到高级公平”讲的是经济法的产生 ,我们的传统教学认为经济法产生于19世纪末,产生于现代。在大学的课堂中,传统上讲经济法是发源于美国,反垄断法的出台的前提是市场高度发达,出现市场垄断或者在帝国主义时代中生产资料私有化与垄断资本现场突出而限制了竞争,限制的自由,所以产生了很大的社会矛盾。原先的契约自由是无法规制这种行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所以需要赋予政府干预市场的权利,这时就产生了反垄断法。反垄断法就体现了国家赋予政府公权力来干预契约自由,干预意思自治。反垄断法是经济法的典型代表,所以一般就形成了一个结论,即我们常说的经济法产生于现代。这个观点是绝大部分老师讲课的观点。

接着,陈教授提出有学生问,古代的时候例如商鞅变法等,难道不是管理者管理经济运行的手段吗?古代的不是也是存在经济法吗?也有一些教授承认古代也是存在经济法,但是通常地教学是认为经济法产生于现代,那么怎么来解释这个现象呢?如何开区分古代的经济法与现代的经济法呢?陈教授认为,我们从人类社会的演变,是从野蛮社会到文明社会的过程,文艺复兴到启蒙运动到资产阶级大革命,确定了人类社会基本的文明准则,第一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如自由大宪章),每个人都能作为一个独立的人存在,古代的人是可以作为商品进行交易,这个是需要长期的社会发展才可能达到。第二是契约自由,每个人都有独立处理自己财产权利的自由,保护人的财产是保护人格独立的前提,最典型的就是法国民法典。以这些法典为代表,标志了人类进入了文明社会。人类进入了文明社会以后,经济、科技的发展,生产力的发展,以无法想象的速度超越着以往几百年、几千年的社会发展成果。市场经济被契约自由确立之后,到19世纪末,市场高度发达,出现了垄断资本主义经济。垄断是契约自由的高度集合,但是反过来又限制了竞争。按照契约自由的原则,垄断并不违反私法的原则。那么在市场经济高度发达以后,如何治理市场失灵的问题?所以,这个时候反垄断法就顺势而生。

法国民法典保护的契约自由是一种形式公平,陈教授称其为初级公平,而反垄断法打破了形式公平来追求实质公平,将其称之为高级公平。经济法应该是实现人类现代化以后的法,不是实现人类现代化的法,是后现代法,这个不是哲学意义上的后现代,仅仅是时间上的后现代。19世纪末,我们实现现代化,经济法(反垄断法)是出现于后现代,解决的是后现代的问题,那后现代以前出现的法我们怎么定义呢?这是前现代法,所谓的古代经济法,就是前现代法。这样的话,就区分了我们所讲的经济法与古代经济法这两个不同的领域。

讲座最后是现场同学的提问和热烈讨论。不少同学都对陈教授提出的这个区分古代经济法和现代经济法的观点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赞同的理由。

  


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广东财经大学法学院 地址: 广州市海珠区赤沙路21号北2栋7楼 邮编:510320 电话:020-84096880 邮箱地址:law@gdufe.edu.cn  1000